问题库

德国人发明的火焰喷射器为什么被称为一战“魔鬼”武器?

护肤达人韩姐
2021/6/10 21:56:15
德国人发明的火焰喷射器为什么被称为一战“魔鬼”武器?
最佳答案:

火焰喷射器实在是一件令人胆战心惊的武器,光是使用这种武器本身,就已经非常考验人的神经了。简单的说,它毫无人性,无论是使用者还是受害者,它都会严重的摧残其神经,可谓泯灭天良。

实际上,比起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那些毒气弹、机关枪、重炮,火焰喷射器就是个弟弟。

但喷火器杀人过于残酷,它不像毒气那样靠防毒面具、防毒坑道、上风头能躲避,也不像机枪大炮那样很痛快的把人干掉。光是观看人被烧死,就让许多士兵从此开始恐惧肉类食物。

被喷火器击中的人,会在油料的包裹下遭遇烈焰焚身的痛苦,衣物、皮肉、脂肪、毛发都会被点燃,直到被烧死为止,你都会感受到这世上最煎熬的火刑之苦,除非有人能给你个痛快。

许多在喷火器攻击中幸存的士兵,都有不得已干掉自己战友的经历,当你的亲密战友被点成了满地翻滚的火炬,痛叫嘶嚎着的时候,要么你等他被活生生烧死,要么咬着牙给他两枪结束痛苦,这是件极为残酷也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二战电影《狂怒》中那个坦克连长在“朗森打火机”被打爆后,能咬牙掏枪给自己来一发痛快的,也算是个硬汉老兵了,他绝没少见同僚被火烧死。

还有些情况比结束战友痛苦更令人揪心,堑壕中被点燃的士兵会丧失理智,四处乱跑,他们很容易会造成更大的骚乱甚至抱住另一个人,于是人们不得不在他们疯狂时尽快将其处决。

当然,在那些被喷火器完全点成行走火炬的倒霉士兵之外,还有更多的士兵仅仅只是被火焰所伤,他们有幸留得一命,但也许接下来才是最大的折磨。

烧伤治疗从来都是医学中最麻烦的科目,尤其是战地烧伤治疗,人们缺乏必要的器械以及足够专业的医生,更没有动手术的时间,因此许多烧伤的士兵都会死于接下来的烧伤炎症。

(那些反胃的图片我就不放了,烧伤的任何一张图片,哪怕痊愈图都足够让人吃不下饭,也希望这个社会给严重烧伤患者更多的关爱和帮助)

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人们甚至没有合用的抗感染药物,磺胺类药物在1932年才被初步研制(百浪多息),1937年后才得到真正的发展。

弗莱明在1929年才发现青霉素,1941年牛津大学才发明提纯方法,1943年方完成工业制备。

这些抗生素“神药”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连影子都没有,人们顶多对烧伤进行开放式的处理、草药治疗、病灶切除或者用油脂涂抹,因此,被喷火器烧伤的人员基本得不到良好的治疗。

即便在今天,战场烧伤也是个麻烦到要命的问题,烧伤远比子弹、炮弹击伤更难治愈,部分烧伤尽管仅仅表现在皮肤上,实际却对皮下组织、肌肉、神经、血管、脏器、骨骼、血液循环、免疫系统都会产生很大影响,动辄就会要人性命。

只要想想一战时那些士兵的战壕足都无法得到良好处理,就能明白许多烧伤者会是什么下场了。

即便治愈,烧伤都会造成极为痛苦的肢体后遗症,会出现长期的旧创疼痛,在后半辈子的时光里持续的折磨人。有些士兵被烧伤毁掉了面容,造成肢体残疾,几乎连做人的尊严都没有了。

所以,战场上的士兵对喷火器存在着一种又恨又怕的复杂情感,再加上生物与生俱来的对火焰的恐惧,说火焰喷射器是“魔鬼武器”并不为过,它杀伤的人数虽然远比不上毒气,但带来的痛苦并不比毒气差多少。

第一次世界大战时,火焰喷射器是个非常非常普遍的武器,尽管我们在一些文章、影视中很少看到它们的戏份,但这不代表它们很少存在。

根据德军的统计数据,他们发动了650次比较大规模的火焰喷射器攻击,英法两国的数字不会比这低多少。

事实上,德军自世界大战**的头几个月就已经开始轮番的投入喷火器,从凡尔登到弗兰德斯再到索姆河,到处都充斥着喷火器的身影,人们攻阵地会用它,守阵地也用它,只要火焰一开始狂喷,再坚固的阵地和再勇敢的士兵也会崩溃。

而且喷火兵还是个非常不讨好的高损失兵种,一战时的喷火技术相对落后,燃料罐很容易被打爆,喷火兵还需要组成2-6人小组运动,即便是被称为“单兵喷火器”的德国Wex 1917,实际上也搭配了两个人一起使用。

再加上防火衣和沉重的燃料罐,以及手上点燃明火的喷枪,以及被安排站在普通步兵前面的阵容配置,喷火兵们非常容易成为被集火的对象,惨叫着被打成火人。

因为会被集火和爆炸燃烧的属性,许多己方士兵都会敬而远之的避开喷火兵,哪怕这些人会帮助他们更轻易的夺取战壕和毁掉堡垒。

德军后来还出现过一些拿喷火兵做牺牲品的说法,他们利用大量招募的消防员喷火兵去吸引火力,让己方部队完成在另一边的突破,从而让喷火兵的牺牲更是雪上加霜,凄惨无比。

就连敌人都不会原谅喷火兵,因为德军的喷火兵给协约国带来了巨大恐慌,因此英军干脆将喷火兵当成了泄愤的对象,凡是在战场上抓到同盟国的喷火兵,他们都不会留下活口。

但是,连英法自己都在仿制和开发火焰喷射器,并且用之给德军同样带来了极为惨烈的杀伤。英国甚至制造了一个重达2.5吨,长17米,配有火车轨道的4个巨型喷火器“Livens Large Gallery Flame Projector”,它们在索姆河被炸掉两个,剩下两个喷出80米开外,一口气夷平了德军一大块阵地。

根据后世的统计,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火焰烧伤占据了整个战伤比例的1%,而燃烧弹滥用的二战这个数字也不过2-3%,这还包括了疯狂的李梅火攻和两颗原子弹造成的的烧伤,可见一战的士兵是生活在怎样的一场战争中。

一战的这个“魔鬼”在当时并没有完全迸发出真正的力量,在二战时,因为铝热炸弹、凝固汽油、白磷弹的大行其道,士兵们才真正的进入到了焦热地狱之中。

小九美发人

2021/6/16 11:55:34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相关问题